踏着乡村振兴的如歌“行板”

2019-01-29 来源: 乡村振兴网 编辑: 佚名
A+ A-

 

乡村文明舞台舞出新风采

青海新闻网讯 一行行足迹走向乡村,一个个“政策礼包”送往乡村,一个个振兴举措落地乡村……高原上星罗棋布的乡村,从未像今天这样让人情牵梦萦,源源不断汇聚真情实感,谱写出极富时代色彩乡村振兴乐章。

民生实事的“关键小事”就是乡村振兴的大事。作为列席代表,德令哈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海成,因为有着曾经长期在基层工作的经历,感情上更多了一份对乡村振兴的关注。1月 27日,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召开的当天,刘海成细心留意着乡村振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所占的分量,他一直期待着乡村振兴新举措的出台。长期的帮扶工作,他对联户帮扶对象尕贝一家已生出常来常往的亲情,上午人代会开幕式一结束,刘海成就拨通了住在德令哈市陶尔根家园的尕贝家的电话。

“尕贝,你家现在住的陶尔根家园名气大了,参加全省‘两会’的不少代表委员都问起你们小区的情况,一说起乡村振兴,就不经意间与陶尔根家园连在一起,你说这是不是沾了乡村振兴的光?”刘海成像报喜一样与电话那端的尕贝说起他的小区。

“要说沾光的就不单是小区了,真正托了乡村振兴的福,是我们这些从几个乡镇搬来的牧民。以前我们全家住在尕海镇的草滩上,说是村庄,可各家各户最短也隔着十几公里。各家过各家的日子,把村民召集在一起都是一件费劲的事。再说那日子跟现在没法比,放牧时人跟着牲畜走,走到哪儿支起帐篷就是家,盖在草滩上那几间屋子常年都空着,现在的家才真真正正像个家。”搬迁到小区后,尕贝的普通话逐渐流利起来。

此前,记者曾经去过尕贝现在陶尔根家园的家和在草滩上的家,确如尕贝所言,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记者在强烈的反差中体会到,乡村振兴的大潮中,尕贝们从日益不堪重负的草滩上走出来,既为生态建设作出了贡献,又从饱含艰辛的生产生活中解脱出来,在生产生活日益得到改善的同时,为乡村的发展夯实了根基。一条承继了乡村文明又融合了时代特征的乡村发展之路,正在村民的脚下延伸开来,塑造出新时代的农民牧户。

在当地土生土长的刘海成,曾因与牧民交往很熟,深知他们想什么、盼什么,对于尕贝而言,今天的陶尔根家园已然成为那个草滩上的村庄的化身,小区的“村庄”让村民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心也贴得更紧了。虽然住进了“阔气”的楼房,小区内的民族气息让人感到在为牧民们建起了物质家园的同时,精神家园也及时跟进。书香、舞台也同时浸润着牧民的心灵。

“快到春节了,办事大厅还上着班吗?你家的低保补贴领到手了吗?”刘海成操心着尕贝一家的日子。

“办事大厅每天正常上班,我以前骑着摩托车在草滩上要跑好些天办事,现在大厅一会儿功夫就办完了,低保补贴已变成各种生活用品。”尕贝在电话那头的口气里,带出了享受便利公共服务的舒心。

新型的“村庄”各种公共资源配置,凸显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的鲜明理念,普惠的阳光已撒遍高原乡村的每一个角落。

从刘海成与尕贝的连线电话里,听得出他们拉惯了家常。

“你媳妇阿来腾才其格在小区商铺里的生意做得咋样?除了食品百货,我觉得还是多上点民族用品销路好,在民族群众的饮食习惯上也可以多想想点子。你大儿子一家还在草滩上放牧吗?如果家里的牲畜存留得不多,慢慢地也可以让他住到小区,别人开起了餐饮、超市,他也不妨学着做做。”刘海成的言谈里透出了对尕贝一家生活的了若指掌。

“说到开铺子做生意,这还真得感谢你当初指点的这条路。铺子紧挨着家里的楼房,生活和挣钱都顾得上。我媳妇把以前就会的磨炒面、炸油饼、做酸奶的本事也用上了,还引来了小区外的群众购买。铺子本身没有费用,加上生意对大家的口味,去年一年就挣了好几万元钱,同时还给当生态管护员的女儿带着孩子,几下里都没耽误。最近我也打算让大儿子回来,孙子也到了上学年龄,这在以前的村庄里是办不到的,儿子回来我们都能有照应。”尕贝的一番话,让刘海成听后顿感欣慰。随后忘不了接着给尕贝鼓劲、“打气儿”。

“没想到你们一家都算得上能人,这么短短几年就在城市里站住了脚跟,闯出了路子,咱们牧民身上就应该有这么一股子闯劲。你们现在生活没问题,手里也有了挣钱的营生,光这些还不够,以前自己没有机会念书,孩子不能再没文化,有了文化眼睛看得宽、想得远,已经托了乡村振兴的福,日子好过了,还要想着顺着乡村振兴搭起的梯子,把自己从各方面往上提一把,转个身成为新时代的牧民,让自己从各方面与这个新型乡村适应起来。”刘海成的话语似乎在点拨尕贝一家以后的路怎么走。

记者在数次采访尕贝一家时,已明显感觉到这户曾经的牧民、今天的市民,在乡村振兴这场变革中,由内而外正经历着点滴积累的嬗变,其外化的一切,无一不与这个时代息息相关,“尕贝们”已登上乡村振兴的舞台,无疑他们也将是这个舞台上的主角。

因为年龄相近的缘故,刘海成和尕贝围着乡村的话题依然绵绵延续,既是交谈,也是敞心的交流。

一段时间没见,又听说刘海成到省上开人代会,尕贝不失时机地让刘海成事先给他透点儿大会上定的好政策之类的事。“省上的大事离我们牧民有点远,我最关心的是今年省上又拿出来多少好办法,比如帮助牧民进城找岗位的优惠政策,帮助创业的好台阶这一类好事,只要是给村民带来实惠的事,我都想让你讲给我听听。”进城数载的尕贝,话语里依旧带着牧民的朴实与憨厚。

“谁说省上定下来的大事与你们远,你觉得远,其实离你们很近,比如咱们前面聊了不少的乡村振兴,在今年的报告里就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有着不轻的分量,说的也都是你们最上心的事。就跟一个家里过日子一样,只有把定下来的方向和花力气要办的事在心里琢磨清楚,往前奔的路才会亮堂起来,干起事情才会心里有准星、身上有劲头。你打问有哪些实惠和好处,固然是政府要给乡村振兴不留力气地下功夫,可对基层的农牧民群众来说,咱们自己也要主动地在乡村振兴中扮角色,做好足够的准备。一者是吃透用好乡村振兴的好政策、好路子,二者得要把自己各方面的素质想法往上提一把,不然好政策落在身上,自己也撑不起来。”因为心心相通,刘海成对尕贝说话从来都是直抒胸臆。

“说归说,乡村振兴说到底也是为百姓想事,我们打心里是知这个情的。时尚说法叫感恩。为了这,社区里经常举办‘共产党好,总书记好,听党话,跟党走’的宣讲活动,群众不分老幼都参加,说实话这些活动还真的把大家的心聚在了一搭,社区的两委班子也比以前说话有权威了,不像以前各想各的事,各走各的路,现在大家从心里把党支部当成了主心骨。大家利用空闲学技能、长本事,社区里还组织大家把本民族的看家文化翻腾出来往下传……原来乡村振兴还真细法,大家还真是觉得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尕贝的话语也是坦诚相见。

数载行走在海西的乡村牧区,记者切身感受到,乡村振兴这场深刻改革,正在群众的心田上扎根结果,正在引领众多乡村经历从理念到实践的转变递进,通过走振兴之路,实现了乡村和乡村的主人由内而外的重塑。但乡村振兴这个系统工程又非孤立的存在,而是与时代发展和民族复兴丝丝入扣、相伴相行。

读报告 访基层 别了,曾经的“乡音”

青海新闻网讯“城乡居民收入增速连续多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广大农牧民陆续住进砖瓦房、喝上放心水、走上小康路,高原大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恢宏巨变。”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佳音不断。无论是报告中的字里行间,还是在农村的村头巷尾,放眼当下的农村很难寻觅到曾经炊烟袅袅、土房泥路的画面,如今遗弃了有线电话,放弃了手机短信,迈入了e时代。曾经的“乡音”在城乡一体化建设、乡村振兴以及“一优两高”战略的全面推进中已成往事。

海东市平安区高铁新区,这片建筑面积达305万平方米的新区,拥有358栋楼房,25所医疗机构、10所幼儿园及中小学。路经此地宽敞的柏油路两旁商铺林立,大中小超市应有尽有,配置与大城市别无二致,很难让人联想到这里曾经是一片村落。

“农村到城市,农民到居民,这个转变,做梦都想不到。”如今过上“城里人”生活的何生福,是平安区小峡镇石家营村村民,相比于曾经住的是土坯房、喝的是井水,孩子上学难、病人就医难,如今的何生福面对当下的生活用了四个字概括:“舒坦得很”。

高铁新区纵横交错的19条柏油路,取代了曾经的乡间小路,何生福的家就在位于古城崖路北侧小区里。走进四楼的家里,清爽的白色地板取代了当年的地砖,天然气地暖让曾经入冬买煤烧炉成为过去式,厨房里天然气炉灶取代了烧秸秆的灶台,自来水的接通让每日去井边挑水成为记忆。“这些生活设施和城里的配置一样,日子和以前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而何生福所说的“天上”还拥有着一层含义,那就是生活和互联网时代接了轨。

“以前买东西去的是村里的小卖部,过年过节就去县城采购,现在是坐在电脑边上网购。”何生福点开儿子的淘宝购买记录,水果饮料、过年的衣服、甚至是手机都在付款清单中。

“现在我们这里不光生活方式完全与城市接轨,教育、医疗、养老等都已经达到城市化标准,甚至比城里人还优越!”石家营村党支部书记贺生奎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高铁新区有居民5万多人,平均每2000人拥有一所医疗机构,每800户左右的人家拥有一所幼儿园。在高铁新区,孩子实现了就近入学,老人纳入了养老保险体系,居民看病有医保。

贺生奎告诉记者,作为基层干部他感受到的是农村飞跃式的发展节奏,“曾经的书记每天考虑的是如何抓生产,现在的他则考虑的是如何发展村集体经济。曾经看病去西宁,现在小病有村级卫生服务站,大病平安区的医院就能看。曾经村里孩子上学得去平安,‘幼儿园’这个词还很洋气,如今下楼就有幼儿园,过马路就是小学,硬件设施不输城市,教育理念和城市同步……”

新闻背景

从曾经积贫积弱的历史深处走来,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为为我省辽阔农牧区的变迁带来了空前的发展机遇。今天,振兴的不仅仅是广大的乡村,还以此为路径,为整个青海的振兴积蓄了希望与生机。

在深入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中,我省锁定高原特色、青海特点,选择做强农牧区产业为切入点,以改革优化产业布局,推动一、二、三产业的发展,使产业发展成为乡村振兴的有效载体。同时,围绕乡村振兴的内在需要,不断探索乡村发展、乡村治理的新模式、新路径,在物质积累的同时,留住乡愁、文化,为乡村振兴提供了精神支撑和内在发展需求。

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陶尔根家园,是国家实施游牧民定居工程建起的新型城镇现代化社区。采取的是“政府补贴+牧民自筹”的出资模式,小区内的建筑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来自德令哈市蓄集乡、尕海镇、柯鲁柯镇和怀头他拉镇四个乡镇的891户游牧民在这里实现定居生活。社区内设有文化活动广场、乡村大舞台等,综合服务楼内设有一站式服务大厅、活动室、卫生室、牧家书屋等服务站点。覆盖了居民养老、教育、文化等各个领域,小区居民不出社区就可享受到完备的公共服务。

从原来游牧的牧民到现在实现定居的居民,不仅是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思想观念也随之改变。以前,牧民群众大多散居在草原上随牲畜的游牧迁徙,放牛挡羊和出售牲畜。搬到城区定居后,小区周围设立了餐馆、超市、民族用品商店等,在满足了物质生活需求的同时,精神生活也日渐丰富。社区也以各种方式支持群众实现创业,收入由定居前的7800余元上升到目前的16000余元。

陶尔根家园是我省加快乡村振兴步伐的一个典范。围绕“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村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乡村振兴战略总体要求,我省各地遵循乡村发展规律,把推进农牧区改革作为强大动力,借乡村振兴这一有力抓手,为经济社会的整体发展注入了巨大动力。

百姓心声

我叫才让多杰,是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加吾乡江日村第一书记。我们村山大沟深,与外界少有联系。这两年大部分贫困户因为易地搬迁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房子,还有很多年轻人通过参加各种技能培训班有了一技之长,从根本上缓解了家庭贫困的难心日子,这些数不完的好政策得益于党和政府对牧民的关怀。我知道,每年的“两会”就意味着会有很多惠民政策走进农村牧区,我们支部决定召集所有村干部一起观看今年的两会,要第一时间把关系到牧民切身利益的消息带给大家。

我叫王丕进,家住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龙羊峡镇龙羊新村。原来我们全家都在外面做生意,近年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发展“一村一品”搞乡村旅游,2017年就回到家乡,搞起了集餐饮、住宿、采摘、观光为一体的农家乐。我家的地理位置好,可望见龙羊湖,是名副其实的“海景房”,夏季慕名而来的游客多着呢!在家里做生意,不用掏房租、支付工资,自己种菜也节省了成本。同时政府也大力支持,给予桌椅灶台、被套床单一定补贴,这又帮我们节省了一笔钱。现在,经营最好的时候一个月能赚15000元左右。我相信,实施乡村振兴,我们的村庄会越来越美,我们的日子也会越过越好。

本报记者栾雨嘉整理

我叫李玉山,是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郭勒木德镇城北村的村民。我在这里居住已有三十多个年头了,自从城北村开通了“益村·廉农”平台后,这个“神奇”的互联网平台让村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大的好处就是方便了。我们坐在家里就能参与商讨村里的大小事,还能通过平台卖出自家种的蔬菜,赚一些钱,不仅缩短了村与村、镇与村,农户与市场间的距离,给老百姓的生产生活带来了便利,更增进了各个层面的相互交流,我们村的路已经通向外面的“新世界”了,这才是真正的乡村振兴。

我叫马延寿,来自西宁市湟中县田家寨镇下洛麻村。在过去的一年里,党和政府时时刻刻关注着我们农村,牵挂着我们农民,让我们在乡村振兴的战略中享受到了很多的好政策。如今我们村里的道路硬化了,广场修好了,专业合作社建起来了,村里人的精气神十足。在扶贫工作队的帮助下,我发展了养殖产业,还跟着村里的致富带头人种药材,到外面揽工程,摘掉了贫困的“帽子”,钱包也鼓起来了。我认为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一篇大文章,让我们看到了农村越来越好的未来。

  • 资讯
  • 服饰
  • 旅游
  • 数码
  • 影视
  • 业界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