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抗大风云(22)左武琮

2019-04-04 来源: 全国农村振兴网络平台 编辑: 佚名
A+ A-

 第十章    胜风雷长成栋梁材幸小军赤心苦追劝

(二十二)

郝鸣:“王大哥,我们谈个事,你的情况武振戈同志早向大家和总校领导作了汇报,校各位领导非常称赞你挺身而出,拔刀相助的英勇正义精神。

   “武振戈强挟你到延安来,是为了你的安全,而不是强迫你在抗大学习。如今已到初春,领导决定送你和其他不愿继续留抗大的同学出延安各奔前程,今天上午,校首长要征求你对学校的批评指导,午饭后让小军领你去。

    “还有黄烈先生你也同王先生一路去,现在你身体壮实了,天也暖了。

      王中光问道:“真的是总校领导跟我们谈话?”

      郝鸣:“当然是真的喽,校首长早想跟你交谈啦,只是工作太忙,没抽出时间。

      王中光:“想不到,好,一定去。

      小军领着黄烈、中光正走到一座小庙道:“喏,那就是张际春主任的住处!”

     黄烈,王中光抬头一看,小庙只有三面墙,前面也用荆棘作墙,中间挂个草帘。

     小军在门前一声报告,不一会,挑起草帘迎出一位三十来岁的人,他笑问道:“你们两位就是王先生和黄先生吗?”

     两人忙点头。张际春跟他俩热烈握手迎进庙内,小军敬军礼走了。

     两人认真地观察小破庙内的设备状况:不大的小庙有一少半没了顶,树枝山草盖着,他和学员一样,也是就地打的草铺,小小的坯泥供桌,就是他的办公桌,桌上放着瓷碗茶缸.钢笔,与学员就是不同的是地铺上、供桌上到处是一叠叠文件、书刊,供桌两边有两条小凳,张际春挥手请他两坐下后诚挚地道:“两位的情况我早已听到,其侠肝义胆的英雄行为、令人敬佩,今天,我首先代表总校全体领导致以敬意。

   “今天请两位来,主要是想听听两位对延安抗大的批评和指导建议,请两位不要客气。

王、黄对这种会见内容都感到意外,一时都不知说啥好,沉默片刻后王中光道:“我对延安抗大的一切,几乎样样佩服赞成,真的没什么可批评指责的,只是经常强调思想改造,劳动改造和拿出那样多的时间搞挖窑洞等繁重的劳动,我实在无法理解。

   “学校是知识的学府,军事学校主要是学习军事知识,搞那些思想改造,劳动改造有什么意义呢?”

    张际春笑道你提的问题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解决的,它必须经过在本校生习.才能基本理解,而后在长期革命实践中逐步认识。其实对这些问题解决的过程,也是艰苦的思想改造,劳动改造的过程。

    王中光与黄烈同时惊愕也张开了嘴。

    “但是,可以概括地答;不能认真作自我改造的人,不但不能成为改造旧世界创造新世界革命者,而且也不能成为民族英雄 ,抗日

战土。

   “因此,共产党领导的抗大,不但不能取消思想劳动的改造,而

且必须坚决加强的进行,把思想,劳动改造当作重要的基础课。

王中光无声地点了点头

归来的路上,王中光望着路边钻出的嫩黄的草尖,慢吞吞的走着。好像在欣赏路边的春草。其实,他心里思考着抗大总主任张际春的话。

黄烈回头喊他:“!快走嘛!您还留恋延安的春草! ...醉思中的王中光被黄烈叫醒:“是啊!延安的春草似乎也独具特色!"

    清晨,起床号吹过后,黄烈与王中光起床后整理着行囊,准备饭后离延安抗大,各奔前程。

    黄烈动作迅速的整理着行囊,王中光却慢吞吞的起床怔怔坐着。

    黄烈催他道:“我们饭后就要走,你还不快些收拾行装,还在那里坐着做梦,还没睡醒? ......”

    王中光慢慢吞吞地整理着行装道:“被武振戈挟持着一时不愿来,来到延安抗大后就要求放我走,如今真的放我们走的时候,真又有点舍不得离开延安抗大呢!”

    黄烈道:“这么个又穷又苦,管得又严的地方,还有啥可恋的?”

王中光:“到底恋着什么,我一时也说不清。说着他整理行装的手又停下来。

    黄烈道:“这里住的羊牛圈,吃的猪狗饭,干活如苦工,管得像囚犯’,有什么留恋难舍的呢!  ....”

    王中光思索地:“也许就是你说的,这些令人难堪的牛羊圈、猪狗饭,像囚犯等抗大特有的东西,是令我留恋难舍的因素吧!  ....

    黄烈:“,真怪!原来你就留恋这些令人度日如年的东西?不要感情用事,快收拾走.夜长梦多,说不定有个啥变动,想走你也走不成了,那时候可就悔之晚矣! ....

    王中光:“我不会后悔。说着他还是慢慢地整理着行装。

    草帘抖动,小军郝鸣、朱义等提着饭菜进来,小军说:“为了欢送你们,伙房给做的好饭快吃吧,趁热!

郝鸣把饭菜放在碗里,把热腾腾的羊肉面条端给黄烈,小军端给王中光,他俩开始觉着不好意思,接着便大口大口地把面条很快吞下,笑哈哈地擦着着嘴。

郝鸣从兜掏出布包, 一句递给黄烈,一包递给了王中光说:“你们已经看到,日寇封锁,顽固派磨擦,延安很因难,这是学校发给您的路费,实在太少,不过就是点心意!”

黄烈托着沉甸甸的银元包,心窝里也真的涌出了一股热浪,王中光激动的眼圈红了,他俩都蠕动着嘴唇,像是都想说点什么,但都没说出来。

   延河边的大路上,郝鸣遗憾地把行囊递给黄烈,任飞把行囊递给王中光,握手告别,互有依依难舍之情。

   朱义大步跨上去,夺过了他俩个人的行囊,背着一个,提着一个,要送他俩一程,小军更是恋恋难舍的拉着他俩的手。

郝鸣心中涌激着复杂的情感,神情显得深沉颓丧,好像有啥重大的心事压心,当望不见他们的影子时,她长长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唉,走了两位可能成为国家栋梁开国将军的人物!他们离开抗大,再难能为中华民族解放纵横驰骋,施展才智与抱负,这是多么遗憾的事!”

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走呢? ...莫非我在工作上有严重的缺点错误? ..那些地方对不住他们? ..!

   “!我享负了党对我的重托! ...命的损失,使她心痛

任飞劝慰道:“大妹子,你难过什么,又不是你逼他们走的,是他们自己要走,你对他俩真不能再好了,真像对亲人样,对他们体贴关心照顾得无微不至,你作为指导员,已尽了指导员的一切,你一千个对得住他们,是他们,尤其是黄烈,太没良心了。任飞像亲姐姐一样,为委屈的妹擦着眼泪。

郝鸣吞泣着道:“不是,不是,还是我没尽到责任,水平不高,没有能力,要是做好他们的工作他们的觉悟提高了,他们是不会走的!”

任飞有点忿然说:“没有他俩人我们也要革命的!”

    郝鸣道:“不能那么说任姐,人越多力量越大,千军万马是一个个组成的,何况他们又是具有较高军政知识的重要人才呢!”

  “在革命的旗帜下,不积聚千百万革命英才,哪能战胜强大的敌人,夺取全国的革命胜利呢?”

任飞深为郝鸣的精神所感动:”指导员说得好!我们以后加倍工作,争取来一个毕业一个!”

   两人慢吞吞地往回走着,郝鸣好像自己犯了什么重大错误,一直低头看着脚尖。

 她突然停步扭头望道:“难道这事就没有一丝挽留的希望了吗?  ......

  “现在看来,我几次谈话,都没把问题谈透,没打动他们的心,让我返回去,再试一试!”

    任飞道:“算了吧,指导员!您和大队领导,都多次苦口婆心谈了,他们要有一丝革命之情也不会走,人已离开延安,就是追上了,也决不会回来。

    郝鸣坚定地:“!只要有一分希望,也要作百分的努力!你们回队吧,让我去追他们俩去! ..... .”言罢,她就向他们的去路追去。任飞、肖凤等相偎着深情地望着这位党支书,政治指导员。她们都被这种赤诚的精神感动得热泪盈眶。

    任飞长叹一声热泪晶晶地对肖凤他们道:“只有共产党才能培育出这样的任劳任怨,一心一意为国为民的好姑娘!刚来时,我看她不过是个十七、八的黄毛丫头,能当个有上百名大中学生的指导员!我还真瞧不起她呢!谁想她深蕴着深厚、赤诚、炽热的精神力量!.....

    黄烈,王中光先后抓住了朱义背着的行囊.夺过来各自背上,阻栏他俩不要再送,朱义蠕动着嘴唇道:“黄先生难道你真的不能谅解我的粗鲁,非走不成?

黄烈:“那里,你批评是对的,是我自幼娇生惯养,实在吃不了这苦啊!.....

    小军天真地:“这还算苦? 自到延安抗大,每天钻到暖烘烘的草窝睡八九个小时的通明觉 在前方打游击,在南方反围剿,几年没安安稳稳睡个囫囵觉。有时几天吃不上饭,找野菜树叶煮吃,南瓜红薯就是改善生活,现在能够吃高梁小米饭,我们觉得像天天改善生活。吃了饭学习军事政治、文化,这是多么痛快的日子啊!你怎么还觉着苦呢? ..

    黄烈苦笑道:“正因为生活经历不同,所以你们觉得很好的生活,我还是觉着苦得不行。

    小军:“你不会咬咬牙留下来吗?慢慢就会好的,吃苦就是对人的锻炼嘛!”

    王中光以探究的神情问道:“小兄弟,我问你,你不过是个十四、五的小战士,有四五千人的抗大,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对你这个小战士有什么关系?我们走了领导又不责怪你,你苦苦地一程又一程地挽留我们,是领导给你的任务?还是对你有什么好处?"

小军严肃地说:“王大哥你该了解,革命部队里,官兵分工不同,总目标都是一个,人民战土是为自己,为全国人求解放的战士,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中华民族就能早天得到解放,早一天幸福。

   “抗大是培养指挥员的大学.多留一个学员就能多创造一支人民军队。因此发展与巩固学员,为学员服务,就是从校长到基层人员的中心任务。我虽是个卫生员,同样有这个光荣任务。怎么能说对我没关系呢,这关系还大得很呢!

    王中光瞟了黄烈一眼,称赞小军道:“没想到你这娃娃,脑袋还装着这么多。

    小军似乎是哀求地:”王先生你说我们共产党这么好,那你就别去国民党的阎锡山民大了,还是回我们共产党的抗大吧 ....”

    王中光深表遗憾地说:“小军啊!太谢你的美意了。可是我也要向你的精神学习啊!论你的年龄,只不过是个娃娃竟然有那样坚定的政治宗旨感高度的职业责任心,而我是个国民党的县党部书记长,我是信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的,我能轻易背弃自己的党吗? ....

   红小军听了茫然,圆睁着眼,呆怔怔了良久,而后从饭包里掏出了两个鸡蛋递给王中光:“这是两个鸡蛋,路上解个饥荒吧!"同时也递给黄烈两个,恋恋地道:“你们非走,那就走吧!这都怨我没对你的病伤照顾好!....”

    二人捧着鸡蛋看着小军那童稚的小脸,水汪汪的泪花,他俩也一阵心酸 ,热泪盈眶地说:“! !小军弟! 你一百个对住了我们!你是共产党教育的天底下最好的孩子!是我们太对不住你的好心了! .....”

    两人终于一步一回首地走了。

    红小军目送他俩的影子被树木遮住后,抹着泪道:“都怨我对他们照顾得不好。

    朱义的嘴蠕动了几下,但没说出什么,只是长叹了口气。

    王中光深深地感叹道:“说真的,只凭小军这赤诚的精神。我们也真的应该返回抗大。...

    王中光掂着鸡蛋道你知道吗?你养病时小军每天送给您的鸡蛋,并不是伙房照顾的。

    黄烈:“那是小军从哪儿弄来的呢?”

 王中光:“那是小军多年赞的那点可怜的津贴和一点点技术津贴给你买的! ...”

黄烈睁大了眼睛: "?!”他激动地停住

王中光道:“你想不到吧?起初我也以为是伙房发的,后来我。见他在老乡家买鸡蛋,问他时收吱唔唔,问了问大师博,才知道了真情。

    黄烈:”他全月的津贴,也不过才能买几个鸡蛋..... !”

王中光沉思着道:“由红小军的品德和到延安抗大的所见所闻我真深感到共产党的政策教育,可敬可畏,把亿万民众,牢牢吸在自己的周围。因此看来,猖狂的日本人,庞大松散的国民党都将不是共产党的对手!”

   “你既然这样认为共产党有统一中华神州的可能,那为什么不留在抗大,非要回国民党的民大?鸟往高处飞,兵向强军投嘛!”

    王中光;可惜,我是孙中山先生的忠实信徒,宣誓为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誓死奋斗,一个真正政治家怎样能见异思迁,轻易背弃自已信仰的主义呢?在这点上红小军真堪为我们师表!”

“说句良心话,共产党的英明我及英雄气概确实强烈的吸引着我,如果不是我笃信孙文主义,我真是要留到延安抗大的。.....”

黄烈心情矛盾,痛苦地说对我来说更不应该离开延安抗大,抗大的武老师两次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抗大又养好了我的病和伤,今天我要背弃这些救命恩人投弃别处,真有点丧失天良,忘恩负义...

王中光;”你本来就是投奔抗大来的,抗大的师生又待你亲若亲人,你狠心的离开抗大,也确负恩义!”

黄烈:”可是我真的过不下去那种折磨人的艰苦生活! ....”

王中光;梅香寒里来,利刃磨中出,有大志者应有意在艰苦、烈火中冶炼。  黄烈听了一震。(校对:李志辉)

  • 资讯
  • 服饰
  • 旅游
  • 数码
  • 影视
  • 业界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