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抗大风云(21)左武琮

2019-04-04 来源: 全国农村振兴网络平台 编辑: 佚名
A+ A-

 第十章    胜风雷长成栋梁材幸小军赤心苦追劝

(二十一)

 


     
她们说:“三个人伙一条被子,总得有一个人在当中,俩个人在两边,我们到延安的时间长了,冷一点没事,你才从暖洋洋的南方来到延安,经不住这号冻,会冻坏的,你就安安稳稳地在当中睡吧,你睡暖和了,我们再去当中,轮着来。
     
任飞、肖凤听了也有点道理,就不再挣动了。
     
两边的老学员这样依在她身边使她感到暖烘烘地温暖,那老学员的革命友爱之情,使心里不断涌起股股热波,虽然睡在北风呼啸的牛棚里却觉着温馨幸福,刚才涌起的一丝悔意全然消失。
    
任飞朦胧地想:“难到这些新老同学间的友谊、关心、爱护就是战胜困难、增长斗志的力量之源? ......
     
两边的同学睡熟了,任飞轻轻地从两人中间脱出,偎在那十七、八岁姑娘的身边,逐渐把她拥在两个人中间,她也不觉冷的进人温馨的梦乡。
     
清晨,晨霞似锦,白雪裹着丘岭耀着彩光。住在延安附近的抗大各队师生员工,兴奋地唱着抗大校歌,抗着镢、锹、挑着筐担,挎着篓等工具,精神勃发地从各条道上奔向延安凤凰山。
     
风凰山的山腰山腹上,一层层镐舞镢闪,背挑飞行,歌声笑声荡漾,抗大师生在这里展开了挖窑洞、建设校舍的大会战。
   
挖窑洞的有红军将军罗瑞卿、胡耀邦、张际春,有著名学者作家徐懋庸、任白戈,贺绿汀、郑律成、汪洋,有朱总司令等中央领导的子女,有著名的国民党元老冯玉祥、杨虎成、傅作义将军的的子弟,有老红军、有工人、农民、有国民党的军政官员等,更多的是知识青年。
    
这是中华民族抗日先锋军,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是中华民族团结抗日的缩影!
    
党中央毛:主席为加强对抗大的直接领导,一九三七年冬,命抗大总校由保安迁 到延安在党的抗日救亡的伟大号召下,五湖四海的爱国青年各界人士像万川归海,流入延安抗大。抗大由一千多人剧增到四千多人。严冬降临,有无足够的宿舍教室,就成了抗大能否生存、发展的首要大事。经研究决定挖窑洞自建校舍,这样,既解决了校舍问题,又弘扬了师生们的艰苦奋斗精神.树立劳
动观念。

女队长郝鸣领着一组人来到一个画好的窑洞图形前,这组人中有王中光、黄烈、任飞、肖凤、队卫生员红小军、学员朱琦等。挖润组织打乱了原队班建制,按体力强弱搭配。
   
黄烈看着全组十来个人中,属自己长得高大强壮.便责无旁贷的照着图形挥起镢头,使尽浑身力量刨了下去。
    
他满想这一镢下去, 会刨下一大块,为他这个全组头条强汉争光,谁知一镢下去,只刚了一层土皮,把镢头顶的蹦了老高,还震得他两个手腕酸疼。这一锨就镇住了他的勇气,胆怯地迟迟不敢再举镢。然而,为了不让同学们笑话,还是咬着牙刨起来。
   
三锹、五镢,还是只刨下几片土,十来双观阵的眼光烧的他出了一身汗,他此生第一次尝到劳动的滋味。
    
黄烈正在作难时,卫生员小红军到他跟前抓住镢把说:“你歇会儿,我来刨。
    
黄烈见这小鬼就是和自己同睡羊圈,没盖被子的小红军。这时组长郝鸣又找一把镢头来,对黄烈笑着为他解窘道这冻了的土,坚硬赛钢板,是很难攻克的,一把镢头不行,又找来一把。说着,她与小红军并肩抡镢刨起来。

黄烈心想,我这全组头条大汉还不行,你这十八九的丫头,十六、七的娃娃,不过是不跟冻土开开玩笑。

郝鸣和小红军不慌不忙的各自照一点刨着,黄烈发愁地;这样费劲的刨着,才像指甲抠的点点土,像这样,那一年才能挖成窑洞。
    
小红军拄着镢头喘息着说:“愚公移山的劲头,我们这么多革命战士,对日本人,对蒋介石顽军都不放在眼里,难道挖个小小窑洞还发愁吗?毛主席给我们讲(矛盾论》、(实践论》时说:‘事物是由慢慢的量变走到突然的质变的',只要我们耐心积极地刨,总会挖出一个窑洞。言罢,他又自信地不紧不慢地照着一点刨起来。
   
黄烈和王中光相互递了个眼色,都用惊奇的眼光重新看待这个稚气未退的少年。想不到这少年还有.套理论哪 !
    
两人正发愣,突然郝鸣与小红军共喊了几个:“一、二、三!"有一张桌大的冻土块被两人合力刨开,“!"地一声倒下。
   
拄着扁担的朱义喊道:“!这碉堡攻破了缺口!小红军、郝队长,好样的!”
这时任飞、肖凤才知道这位把自己夹在中间的十八岁小姑娘,竟然是位领导百十人的队长!
   
刨开了冰冻层,里面的土就较为松软了,一会儿刨了一大堆,任飞、肖凤锄着,王中光和黄烈伙拾一个筐,有人用挎篓背,而朱义却一个人用勾担挑满满的两筐。
   
王中光看到朱义一个人比他和黄烈抬的多一倍还多,而且担起来挺胸健步,悠然自得的唱着:
  “
挑着扁担乐悠悠,

吃穿居住全不愁。

自力更生办抗大,

抗大光辉照千秋!”
   
那大汉子黄烈被木抬杠压折了腰,苦皱着眉,紧咬着牙趔趄着走,肩头像铁钉钉着祥的疼痛,他觉着这是受惩罚式的奴役,涌着一股股懊丧情绪,他觉着朱义是憨子,缺心眼,不断瞥以睥睨的眼光。
   
黄烈好容易盼到收工,摇摇摆摆地拖着两条腿,回到了他们的宿舍一羊圈棚,脸也不洗,一头栽倒草铺上,动也不动,王中光、红小军连说带拉才把他拉到饭场吃饭。,
   
大家都蹲在菜盆周国吃饭了,女队长郝鸣替黄烈盛了一碗给他。他迟迟疑疑地蹲下扒拉碗里的饭,黄红相间,倒是好看,黄的是小米,红的是高梁米,莱是,黑豆芽,由于饿极了,他也和别人一样,大吞一口吃力的嚼着咽下,但第二口就越嚼越不是味。
   
由于他心情极度烦躁,他的面前掉了黄黄红红的一层饭。同学们看他,欲言又止。炊事班长提着菜桶来添豆芽莱,看见黄烈面前掉着一层饭,就批评他道: “同志,这饭虽不好,可也来之不易啊。它是庄称人一点点辛辛苦苦作才收来的,是同志们从老虎口里夺来的啊! .....”
   
黄烈瞪了故事班长一眼,气愤地将盛着少半碗饭的洋瓷碗往地上摔道:"这哪是人吃的饭!在我们家喂猪狗都不吃!  ......
   
炊事班长被黄烈呛得瞪着眼,张着口无话以对。
   
朱义忿然批评道:“你这纯粹是地主官僚少爷口气!陕北父老兄妹,都是一半糠菜一半粮,他们把小米高粱当山珍海味吃。艰苦奋斗,英勇牺牲,是抗大校训,吃不下这苦,就请自便,少你一个黄烈也要抗日!”
   
朱义发完忿懑蹲下与炊事班长一粒粒向碗里拾着高粱米。

黄烈气愤的道:“走就走,老子早就后悔了!”

朱义又想斥责他什么,被郝鸣用眼色制止了。
欢事班长把米粒拾起来后用开水冲了冲自己就吃,

朱义上前夺下了碗,自己三口两口吞下了那少半碗饭。
黄烈看到朱义与饮事班长争夺着吃自己掉下那半碗剩饭,一股无名的热浪涌心,忿怨之气开始消溶,他万没想到抗大老学员竟然有如此感人肺腑的吞忍精神!这时他觉着炊事班长与朱义的高大可敬了。
   
由于精神、饮食,寒冷等种种原因,黄烈病了,发着高烧,躺在羊圈草铺上焦躁乱想,用拳砸着头。
   
忽然,手腕被抓住了,睁眼看时,是女指导员郝鸣。
    
郝鸣关心地:“怎么着了?头痛?"伸手摸他的头,烧的很厉害。黄烈几乎哀求道:“郝指导员,还是让我走吧!看我这样子,在抗大不但抗不了日,而且是抗大的累赘。

郝鸣道:“不是不放你走,你既有病,天寒地冻,一人独行,是很危险的,我们意见是养好病,天暖些找个伴一起走,我们也就放心了。既然事先声明:“来去自由,来者欢迎,去者欢送就要坚决照办。你虽然要离开抗大回国民党区,不是我们的人了,我们也不能推出门不管,我们还要为你的安全健康尽到责任!”
     
炊事班长提着病号小捅掀开草帘进来,他的胡茬上结满了白霜。郝鸣道:“老马班长给你送来饭了,趁热快坐起来吃。她掀开他的被子,拦起他的肩膀帮他坐起,老马倒出了热腾腾的面条汤,郝鸣把碗端给他,他深情望了望他们,接住碗喝起来。
    
在郝鸣指导员的牛棚里,墙上的菜子油小灯明明灭灭。
    
郝鸣与朱义、红小军相对坐在地铺的草褥上,任飞,肖凤在就着小油灯看书。
   
郝鸣深情地道;”....共产党人要有宏大胸怀,他作为国民党高等军事学府的教官,冒着危险数千里投奔延安,其精神就很可嘉,来后因生活艰苦而动摇!也是正常的事,我们不能因此就敌视人家,推出门了事,我们要像对自己人一样养治好他的病,再送他健康愉快地走!虽然药物奇缺,也要舍得给他打针、服药.....
     
任飞按着书思索着帮鸣的话,对这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小丫头指导员倾涌敬慕之情。
   
她想,共产党真了不得!把一个十八、九没上过学的黄毛丫头,培育得懂这么、多深刻的道理。

朱义,小军走了,任飞激动地拥抱住郝鸣:郝鸣同志,今晚你给我们上了一堂最生动的革命课,今晚,我才开始认识共产党的形象,要真正认识党,,确实不容易。
   
郝鸣双手抓住任飞的手兴奋;任大姐你有了这种感觉,就是个飞跃的进步啊。只有跟着共产党奋斗,方能越来越认识,体会到党和她领导的共产主义事业的伟大!"
   
朱义、小军回到羊圈棚,把自己的被子给黄烈盖上,两人在黄的左右躺下,把黄烈拥夹在中间。两人的体温通过身体,热到他的心窝。
    
几天来多是朱义给他提火病号饭。

朱义深表歉意地道:“黄烈同志,您到艰苦的抗大,生活上一时不适应是正常现象,对你的要求过急了,深感对不起,特此和你赔礼道歉,请你原谅。

黄烈深情地望了望他.眼角湿润了:“那是我的过错,我忘记了粒粒皆辛苦的古训,违背了俭朴的民族道德。

红小军蹦进圈棚高兴地向黄烈道:"给,黄大哥,伙房里照顾你两个鸡蛋。

对于伙房的特殊照顾,,他激动得热泪盈眶。

又一天,红小军蹦进棚说:“黄大哥。伙房照顾你个烧饼

经几天苦战,窑洞初具规模,朱义虎虎势势地挑着,小军欢快地背着,郝鸣和王中光刨着,黄烈与任飞抬着,肖凤等几个女的锄着,场面欢快如画。   

黄烈且仍有不情愿的样子,但没了当初那毗牙咧嘴的苦态,王中光虽也是劳动外行,但看出他也有体验到其中苦与乐。

小队的休息号响了,郝鸣招呼:大伙休息,黄烈翻过筐一屁股坐上,筐底坐塌,自己也陷进管里。

人们欲开心的放声大笑,郝鸣使眼色止住了大家,大家只好掩口而笑。

小军把他从筐里拉出,把抬扛放在筐底,让黄烈坐下。

郝鸣抡起镢头猛刨一下,镢头钻进土内,形成独腿板凳坐下。王中光对这个独创性的座凳与动作,特感趣味的翻复琢思!(校对:李志辉)

  • 资讯
  • 服饰
  • 旅游
  • 数码
  • 影视
  • 业界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