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抗大风云(20)左武琮

2019-04-04 来源: 全国农村振兴网络平台 编辑: 佚名
A+ A-

 第十章    胜风雷长成栋梁材幸小军赤心苦追劝

(二十)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整个延安沐浴在艳丽的阳光里。

抗大校旗在总校门上迎风奋飞。

总校领导罗瑞卿、张际春、何长工等在校门口的简易棚前热地招待着从五湖四海投奔延安抗大的爱国青年和爱国人士。
   
正在给人们倒水的何长工同志侧耳听到了什么。
   
何长工诧异地给张际春说:“张主任你听哪里飞来的抗大歌声?”
   
张主任和众人侧耳品听。
   
张际春兴奋地不错,就是抗大校歌,听,还是大合唱呢,歌声
那么兴奋,嘹亮。
   
歌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激昂雄壮。
   
山丛中,武振戈率领的暴动破狱投奔延安抗大的队伍,越是接近延安,情绪激扬兴奋,兴奋的心情冲洗了万里征途的艰辛,冲淡了因险恶苦累滋生的疲颓情绪,他们的步履欢快,心情欣然。自发地合唱起抗大校歌。
   
近二百人队伍的先锋爬到山梁猛然看到巍巍的宝塔山顶。他们兴奋地惊呼起来:“!那不是延安的宝塔?.....再看,那不就是延安城?”
   “
!那就是延安的宝塔!那是革命圣地延安城! .....
   “
那个飘扬着红旗的院落,就是抗大总校,那红旗,就是抗大校旗武振戈站在一块巨石上向大家指着说。
  
先上到山顶的人们兴奋地跳跃者喊到:“同学们,快爬上来看,我们看到宝塔!看到了延安!看到了抗大红旗,我们胜利了!国民党的七道关网,千重岗卡失败了! ...
      
近二百名的青年队伍飞也似向山下跑去。
      
罗瑞卿、张际春、何长工等惊异望着这支飞驰下山,奔向延安的队伍。
      
队伍直奔抗大总校。
      
在接近总校时,三人阔步迎了上去,与一二百来位青年亲切握手。
      
同学们兴奋跳跃,相互拥抱,狂呼:“我们胜利了!国民党顽固派失败.....
      
王中光站在僻静之处极端冷静地观察。同时也被从未见过的热烈场面所激动。
      
此时武振戈站在一个较冷静的角落里,无声地涌着激动的喜泪。--一这就是经生死血战后战士的幸福!
      
张际春发现了痴站着的武振戈,一阵惊愕:“! .... .....这不是老武,武振戈同志哇?! ..”
      
武振戈迎上去激动地与张握手:“,是我,张主任!”武振戈本来早已看见他所尊敬的张际春主任,而且激动得欲扑上去拥抱,哭诉几死几生中的一切。然而他痴望着张际春默默地流着泪。

张际春强作笑脸,但神情沉重复杂地说:“你不是被俘了?想不到你还会回到延安抗大,你怎么出狱的?”
   
铁人武振戈。股无名热浪涌心,激动得唏嘘哽咽难语。

张际春安慰道现在先回你们队休息吧,抽空我找你谈谈。

武振戈因腿拐,掂起一支脚力求立正姿势,严肃激动地向张个军礼,并尽力掩饰着跛拐向自己的队走去。

张际春主任以惋惜、遗憾的神情目送他老远后,低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武振戈回味着张主任言谈神情似乎有什么异常,但也没多想就以九死一生的激动心情归队了。
    
在部队,对血战回来的战友,大家一拥而上的包围起来,推推,搡搡,给几拳,甚至抬起来,或亲切地骂笑。武振戈归队部,战友如地也有亲切地招呼,但没有涌起以往那些情感的波涛。
   
武振戈还是离队以来几个月中第一次甜香安然地酣睡了。

北风呼啸,门窗扇动,滴水结成冰柱。
几个抗大男学员伙盖一床薄被,挤蜷在老羊倌的炕上睡,老羊馆看他们冷得缩作一团,把自己的白板羊皮袄搭在他们身上

几个女学员挤在一老大娘的炕上,老大娘见她们几个人伙一床被,冻得难睡,
就把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学员拉进自己被窝,搂进自己怀里。

黄烈,王中光和两位老学员共睡在一个小羊圈里,羊圈的顶,是用枯杆搭架的,他们从山上打的山草铺在圈里就是褥子

阵阵狂风,从草缝中袭进。

和王中光伙盖着一条薄被子的黄烈,听着神哭鬼号般的狂风,被阵阵袭进的冷风袭击着,浑身颤索,冻得双脚发木,一个小薄被子盖着两人,有一个人的半身很难盖,两个人冻得都难以入睡。就坐起来,伙披着被子相唯依地坐着,各自思索着什么。

黄烈把他那高大魁伟的身躯缩做一团苦笑道;真冷,快冻成冰棒了。只知道北方冷,没想到冷成这个样子,我们现在过着当年苏武陷北国宿住羊圈的生活。

另一个十七八的新生道;这时节,我们的南国昆明,正是麦苗葱绿,油菜花飘香的季节。

 黄烈:“ 只有流落异地,才能更深切感到家乡的可爱,可恋。

王中光:不能因为爱恋温暖可爱的小巢而-生恋在窝里,是海燕就必须舍弃温暖的家到大海去搏云斗浪。
   
黄烈有点讥讽地质问道:“老兄既然有海燕之勇,鸿鹄之志,又不畏惧困难艰险,为啥当初不报考生活艰苦的抗大,而投考生活优裕的民大'?”
   
王中光道:“我虽报考蒋阎的民大’,不是图谋优裕生活升官发财;我不投奔抗大,也不是怕过艰苦的生活,而是政治主义的选择和考虑。我是孙中山先生的信徒,我当然要报民大
   
黄烈说:“现在住在这四面楚歌、八处袭风的羊圈里,既违背了你的政治志愿,也难逃脱抗大去民大就学,那该怎么办?”
   
王中光笑道:“这还不好办,既来之,则安之嘛!”

黄烈:"你行,你真有耐力,韧性,我真有点受不了!”

王中光:“你来之前难道不知道延安的生活极端艰苦,没有为实现政治志愿而受艰苦锻炼的精神准备吗?”

黄烈:“了解,也有一点精神准备,可是不知道竟然困难到如此程度,不但睡的牛棚羊圈,连被子也没一条! 从没尝到冻饿之苦是啥滋味!”

王中光风趣地道:“你这就对白居易的愁坐夜待晨的诗句有了切身的体会。

 黄烈:“说真的,这头一 夜就把我的精神冻垮了,我真感到度夜如年啊!这头一个冬夜就这么难过,以后这无数个冰天雪地的寒冬该怎么熬呢? ...

当他们正谈论时,睡在他们身边的两个学员,好像不觉一 点寒意似的进人酣睡中。

王中光如同有新发现样惊异地道:“你看,他们俩谁也没盖被子俩人相互抱着在草窝里滚!”

黄烈不相信地:“真的?不会吧!

王中光道:“你仔细看看嘛。除那-身戎装,一无所有。

要不他们就是吃了仙丹灵芝的神仙?

黄烈探过身子细细观察后惊叹道;是的,真的没盖被子人的身体在一定温度之下,血液就会凝用而死亡,难道他们是超人超越人体的自然规律,要不他们就是吃了仙丹灵芝的神仙?他们的血是火?! .....”
   
王中光说:“什么仙丹妙药,习惯成自然。古人类不就是没有衣服被褥吗。他们也活下来了。我想:这两位同学.一定是参加抗大时间久的老学员,冻惯了.抵寒力也就强了

黄烈。我估计这两位一定是贫寒人家的流浪儿,在饥寒交迫
中生活惯了,所以也就不觉冷了。
   
王中光点了点头:“这说明寒冷也是可以战胜的。
   
在一个三面土墙,一面用秸秆作墙的屋里 ,几个女学员准备睡觉,新来的女学员任飞甚为懊丧地想,,两个小薄被,六个人,怎么个盖法呢?这冰地雪天的时刻,没有被子别说过寒冬,就是一夜也难过啊!她对千里辗转投奔抗大,心中涌起一丝悔意。
  
当她懊丧时,四位老学员,铺好了褥草,请她与另位新学员肖风分别躺下,两条被子给她俩一人盖了一条。
  
任飞和小凤坐起撩开被子,道:“咱六个人,两条被子,叫俺俩一人一条地盖了,那你们四个人怎么办?”
  
一个穿着军装的老学员,不过才 十七八的姑娘笑道:“我们都有办法哪!”
 
言罢,四位老学员,有两个依偎在任飞的左右躺下,两个依偎在肖风的左右躺下,四个老学员,年龄都是没超过二十的年轻姑娘,把两位新学员偎在中间。
  
任飞:"这怎么能行呢我一个人暖和了,可冻着你们两个啊!”她要坐起,被两位老学员按下,两个人的胳膊腿紧紧地把她缠住,不准她动。(校对:李志辉)

  • 资讯
  • 服饰
  • 旅游
  • 数码
  • 影视
  • 业界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