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农人”盼些啥(一)

2019-03-29 来源: 全国农村振兴网络平台 编辑: 佚名
A+ A-

 进一步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对乡村振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新的一年,耕耘在广阔农村的“农人”对乡村振兴如何诠释,并有哪些期盼?近日,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探访。即日起,将陆续推出“乡村振兴"农人"盼些啥”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南江县溪口村支部书记邵兵——

喜:村里天麻喜获丰收户均增收万元以上

盼:培训再多一点政策再支持点

本报记者 何欢

阳春3月,在南江县寨坡乡溪口村,繁忙的天麻种植基本告一段落。“去年我们村的天麻产量和销路都不错,今年我粗略算了一下,菌种栽了将近10万瓶,规模扩大不少。”村民大会上,村支书邵兵的一番话引起大家的热烈讨论。

种植天麻

“今年我家种了3000瓶,比去年多了1000瓶,有点担心今年的销路哦。”讨论间,贫困户岳尚杰提出了自己的顾虑,这些年村里发展天麻给大家带来不少实惠,他家也因为天麻种植脱了贫,今年也想继续卖个好价钱。

溪口村地处巴山腹地,绝大多数的耕地都是坡度接近75°的林下地,土壤薄,土质以沙土为主,阴湾较多,传统农作物生长产量低。“我们村有不少野生天麻,许多村民都会上山挖野生天麻卖。”邵兵介绍,2014年,村里开展脱贫攻坚,提出要发展支柱产业,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种植天麻。

天麻,又名赤箭、独摇芝,其根茎入药用以治疗头晕目眩、肢体麻木、小儿惊风等,是名贵中药。“关键是天麻好种养,每年11月到来年3月是栽种期,栽下后基本不用管护,等到秋季就可以收获。”邵兵介绍,天麻无根、无绿色叶片,从种到收不施肥、不锄草、不喷农药,回报率高,非常适合山区农民特别是贫困家庭种植。

“经过四五年的发展,我们村形成了"合作社+农户"模式,以村"两委"干部为骨干牵头组建名优中草药种植专业合作社,实行订单种植、定项管理、定点销售,由合作社统一提供种植技术指导、管理,公司统一收购加工。”邵兵说,尽管发展天麻有一定经验,但想要形成规模化,村里目前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

“一是针对天麻的专业培训太少。”邵兵说,“去年,村里通过农民夜校平台开展了十多期农技培训,但对发展天麻产业来说还远远不够,特别是在选择菌种上,村民不是特别专业,这些年,总有人买到有质量问题的菌种,造成不少损失。”

“二是希望政府对老百姓种植天麻给予一些政策支持,特别是需要一些资金方面的补贴。”邵兵介绍,目前,村里只有对贫困户种植天麻有产业扶持资金,非贫困户就没有,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非贫困户发展天麻产业的热情。

记者观察

相关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巴中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9.6%,其中生产性经营收入贡献不少。这也再次证明,实现乡村振兴首先要产业振兴。

当前,农村产业发展中,不少经营主体都面临着技术、资金、市场等难题。可喜的是,不少好政策正纷纷出台。早在去年,为促进产业兴旺,我市专门出台了相关意见,要求坚持质量兴农、绿色兴农、效益优先原则,按照产业特色化、品种优质化、产品品牌化、市场中高端“三化一端”思路,突出优、强、特、新、绿、实“六字”要素,实施茶叶、核桃、道地药材、生态养殖“四大特色农业产业行动计划”,明确“六个突破重点”(优化空间形态、做实产业基地、培育龙头企业、塑造金字招牌、完善市场体系、促进融合发展)和“四项保障措施”(加强组织领导、创新机制体制、强化科技支撑、严格督查考核),力争通过3至5年的努力,到2022年,全市特色农业综合产值达到170亿元、增加值增长为第一产业贡献50%左右,特色农业发展水平显著提升,产业链条更加完善,发展功能更加齐全,利益联结更加紧密,新型业态丰富多样,市场竞争力和占有率明显提高,农民收入持续增加,全面建成秦巴山区绿色农产品生产基地和生物医药基地。

好政策一个接一个,但关键还要落到实处。相信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努力下,农民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乡村振兴的路子也将越走越宽。

恩阳区慧山堡种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杨翠贤——

喜:耕耘两年芦笋即将投产

盼:政策扶持不“闪火”

本报记者 袁静

3月,春回大地,在恩阳区三星乡凤居村,芦笋芽冒出了尖尖角,点点新绿点缀在田垄间,村民杨翠贤望着一株株新芽,十分期待,“两年多的耕耘,终于要见成效了!”

杨翠贤曾是凤居村的贫困户,2017年脱贫后,与当地村民合伙创建了慧山堡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种植芦笋30亩。要想致富,产业支撑必不可少。杨翠贤介绍,创建合作社,是因为看到了产业发展的前景,“不管是区委区政府还是村“两委”,都非常支持大家发展芦笋产业。”

自从合作社创建以来,他就一门心思扑在了里面,学习芦笋种植技术、除草施肥……但是,合作社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

资金和劳动力是最大的问题。“尽管政府有补助,前年刚成立时从村上借了1.5万元的产业发展周转金,目前我们3个合伙人已经投入了6万多元。”杨翠贤说,劳动力开支和农用肥料等物资占去了大部分开支,这对于合作社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

“芦笋的管护、锄草、施肥,都需要大量劳动力,而村里大多是留守老人,要找一些懂技术有能力的年轻人,还真不容易。”鉴于当前的困难,一些村民信心开始动摇,产生了退股的意愿,杨翠贤好说歹说,总算稳定了“军心”。好在今年芦笋长势很好,预计能收入2—3万元,这让合作社的成员再次燃起了发展的信心。

从曾经的贫困户到现在的合作社负责人,杨翠贤这一路走得挺艰辛。“吃苦受累我都不在乎,只要肯干,日子一定越过越好。”提起新期盼,他希望合作社能越来越好,芦笋大获丰收。“尽管目前的政策措施都很好,还是期望在关键时候能扶我们一把,不“闪火”,不然之前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乡村振兴,产业先行。在以杨翠贤为代表的一批能人带动下,凤居村通过党员示范工程、引进业主等多种方式,成立6家合作社,种植芦笋100余亩、果树300余亩,发展生态养鱼、养猪、水稻等产业,甩掉了“三无村”“贫困村”的帽子,村里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水泥路通村入户、青瓦白墙的小洋房错落有致、栽植整齐的果树遍布园区、村民们脸上洋溢着对新生活的憧憬与希望。

记者观察

杨翠贤的事例,在我市推进乡村振兴战略中,算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从贫困户变身新型经营主体,折射出他自立自强决胜贫困的信心决心,但面临的困难也客观存在。

近年来,我市努力探索培育农村新型经营主体,助推贫困村集体经济发展和贫困户“造血”增收脱贫,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推动乡村振兴提供了坚强保障。但也应该看到,在发展产业过程中,这些经营主体刚起步、体量小,一旦遇上大的风险,就可能前功尽弃、一蹶不振。

如何让这些经营主体发展壮大?中央一号文件对农民增收作出全面部署,着重解决“三农”资金难题,农村新型经营主体将获更多支持。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培育认定农业职业经理人300名,回引2000名农民工返乡下乡创业。除政策支持外,还要用心帮扶引导,切实帮他们解决发展难题,推行村企联动帮扶带动产业发展模式,鼓励在外青年、本地企业、致富能手加入到创业建业工作中来,不断强化农村新型经营主体的责任意识,促进各类农村新型经营主体快速成长。

  • 资讯
  • 服饰
  • 旅游
  • 数码
  • 影视
  • 业界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