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巨和她的扶贫故事

2019-03-08 来源: 全国农村振兴网络平台 编辑: 佚名
A+ A-

 

搬迁后的岩崖新村

薛文军旧居

小巨入户调查

  青海新闻网·青海新闻客户端讯 记者以及周围的人之所以称呼她为“小巨”,是因为她的年龄比较小,今年只有22岁,可是她所做的事情并不小。

  她也自称“小巨”,因为她觉得不仅自己年龄小,工龄也不长,她是青海省委组织部2017届的选调生,目前任职互助县蔡家堡乡岩崖村主任助理。

  “小巨”叫巨克梅,来到岩崖村已经一年了,与村民们朝夕相处一年里,那些扶贫故事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里……

  初识薛文军一家

  小巨在多次深入村社了解情况时,对贫困户、五保户、低保户家庭,挨个入户走访了好几遍,具体几遍,连她自己也忘了。“唯有一户,让我记忆无比深刻,他家那时是贫困户、五保户,每一次入户调查,他家都是大门紧闭。”小巨告诉记者。

  小巨向村干部及群众了解情况,村干部说:“薛文军家真的很困难,七十多岁的老汉,还在外面打工。”这种情况,让小巨一下子酸了鼻子,拿起电话,拨通了薛文军的电话,电话接通询问他家近况的时候,薛文军回答的简短又匆忙,没等聊透一件事,电话就匆匆挂断。后来,她去本村一个群众家走访时,一位老奶奶突然说道:“薛文军媳妇说他们过几天就回来了,薛文军都75岁了,为了那个傻儿子,老两口操碎了心。”小巨心想,吃了几次闭门羹,终于可以见到薛文军本人了,等他回来,一定要去他家好好了解一下情况。

  等到他回来之后,小巨忙完手头工作就直奔薛文军家。这一次,薛文军家的大门打开了!敲了两下门走进去,只见院子里一个身体硬朗的老人在倒水,看上去不过五六十岁,小巨当时心中诧异,心想该不会走错门了吧,虽然没有进来过,这门口也来了好几遍,不会走错,就问了一句:“你是薛文军?”

  “我就是薛文军!”小巨说明来意后,薛文军让小巨进了屋,可以看见虽然家里一直没人,可却也收拾得非常整洁,薛文军告诉小巨,他家因为易地搬迁项目,自己盖了一面房子。

  走进屋子,只见里面放着一个炉子,一张床,两个小旧沙发、一张小圆桌和一个放东西的小桌子,薛文军媳妇坐在一面小凳子上,67岁的脸上,看着比她预想的要年轻很多。如果不是薛文军告诉小巨,小巨根本想不到他的媳妇在去年住了几次院,“住院差不多花了七八万,因为吃的药物含有大量激素,导致我媳妇全身发胖,胖得都蹲不下去了,报销了一部分,自己需要承担的还是很重,现在还得天天吃药。”祸不单行,在2018年2月份,薛文军的孩子也住了一次院,花了1.4万元。

  虽然生活很苦,可薛文军一家人却没有低头,那时他在西宁找了个守工地的活,一个月有一千多块钱,还能照顾一下生病的儿子和媳妇。薛文军还骄傲地告诉小巨,刚开始,因为年纪大不好找工作,只能趁过年好多人回家了,他才有机会找到一些守工地的活,但是这两年,因为他工作踏实,好多老板就想找他守工地……

  小巨告诉记者,那时候自己真的特别想尽己所能帮帮老两口,在知道老两口已经没有时间和能力去种地的情况后,问他们吃的够不够?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可他们说家里有吃的,够吃!

  小巨便提出向乡政府申请给薛文军一家人两袋救济面粉,老两口很高兴。但薛文军却说只要申请一袋就行了,一袋也够吃了,两袋自己也扛不动,带不回家里浪费了,小巨告诉他:村主任有车,让村主任帮你带下来。他才用颤抖的双手,一笔一划地写下了那份申请。“他的字写得很好看,就是年纪大了,写字的手有些抖,那一份申请没有一个错别字,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像他这样年纪的老汉非常难得。”小巨告诉记者,这也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因为在这个地方有这样的文化真的很不容易,但由于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小巨只得按捺住心中的好奇,等着下一次再深入了解。

  他曾经是个老师

  “第二次去薛文军家,收获甚多……”小巨感慨道。

  2015年以前的蔡家堡,还是一个一个的小山村错落地分布在山上。那时,薛文军一家子就住在幺崖上的一间土坯房子里,一家7口人,种着30亩地,4个女儿1个儿子。在这之前,薛文军是一名民办教师,就在本乡的学校里教书,可一个月工资微薄,家里的桩桩件件都需要花钱,单是家里的7张嘴,能吃饱饭就谢天谢地了。

  由于薛文军一个月的工资完全不够家里花,薛文军媳妇起早贪黑带着孩子们去地里刨粮食吃,为了让孩子们生活得好一点,也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薛文军跟媳妇一商量,民办教师就不当了,回家好好种地,养活一家老小。

  “那个时候,都是靠天吃饭,如果那年雨水充足,那么家里的水窖里就有一家人日常所需要的水资源,地里的庄稼也就长得好,收成自然就好,但是如果那年雨水较少,家里的水窖里就存不下水,连喝水都成了问题,更何况地里的庄稼!”薛文军回想起那个时候的日子感慨道,遇上干旱的天气,地里的庄稼长多少、收多少,完全看天意,有的时候,别说是往外卖了,就是自己家里吃的,也是勉强。有的时候,家里实在没有喝的水了,就挑着两个担子,去山下的包家口挑水喝,来回30公里山路,全靠两只脚来回跑。

  “那时候过年想着给娃娃们买件新衣服,天不亮就往县上走,走到县上买上衣服,就开始往回走,连饭也不敢吃啊,可还没走到家,天就黑了,心里想着娃娃们还连黑饭没吃,那时候的日子就孽障啊!”薛文军媳妇想起了这些往事眼角便泛起了泪花。

  “这就是命啊!”薛文军媳妇无奈地说着。薛文军在辞去民办教师这个职务之后,学校又重新找了一个替班的老师,也是民办教师,没到几年,民办教师转了正,那个替班的老师,现在还在城里买了房,可是当时谁又能想得到呢,就这样错过了……

  苦命的尕娃让人心疼

  小巨告诉记者,那个时候想的就是要尽到自己的能力,能帮助多少就帮助多少,让他们能够享受到该享受到的政策和待遇。

  据薛文军媳妇回忆,尕娃小的时候,特别听话,每次她在地里干完活回来,尕娃都把晚饭做好了。一天跟个小姑娘似的,照着镜子把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可就在二十岁的时候,突然得了黄疸住了院,那时候每天晚上就在医院里转圈圈,心里急的睡不着觉,可孩子的病却越来越严重,检查出来了个精神分裂症,到现在已经有18年了。

  出院以后,孩子也没有了劳动能力,只能在家里坐着,“虽然他生病了,可是还是很懂事,帮我割地里的草,一堆一堆的割,大夏天穿着冬天的棉衣不脱,衣服都磨烂了,脏的都发亮,但是怎么说他也不脱,为了给家里省钱。”薛文军媳妇说,这两年稍微好一点了,刚好遇上易地搬迁,就把家里所有的钱拿出来,再加上亲戚朋友们资助的一点,就盖了这一面房子,我们这一辈子就这一面房子啊!

  薛文军说起尕娃的病,虽然难过但又为孩子感到自豪,尕娃虽然得病了,但还是很听话,发病的时候自己心里知道要花钱,怎么都不肯去医院,就在家里站着,能站一晚上。“薛文军的孩子虽然病了,可却没有放弃,还跟着他大姐夫找了个保安的活,但在2018年2月份由于再次发病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小巨告诉记者。

  国家好政策带来感动

  了解到这一切后,作为驻村干部的小巨,尽自己的能力给他们送去了关怀,平时帮薛文军查阅医疗费,养老金什么时候打到。小巨在给记者讲述这些时,一直强调这都是她应该干的,这都是一些小忙并没有什么。小巨还告诉记者,之前村里缺一个保洁员,因为没有人愿意干,可是薛文军告诉小巨自己挺想干的,小巨便给薛文军争取了一下,虽然一个月只有500块钱,但也算是一笔固定的收入了。

  “在2018年评低保时,薛文军和他媳妇也都到了评议现场,结果大家都选薛文军家为低保户。”小巨回忆说,薛文军媳妇当时就哭了,还说乡里乡亲的,大家都很照顾他们,现在国家政策好,医药费报销的比例也大,现在他们老两口享受国家的扶贫政策,国家对他们照顾得很周到,尕娃现在是五保户,就是住院了,报销比例也高,吃的方面有政府救济面粉,生病了也不用担心,就算老两口百年了,儿子也不用担心了……

  看着大家享受着社会发展的成果,小巨忍不住思绪万千,作为一名乡镇干部,有责任有义务去将各项惠民政策逐一落实到位。时代发展,岁月变迁,消逝掉的是陈旧、破败和苍凉,但留存的却是敞亮、安逸和希望!

  • 资讯
  • 服饰
  • 旅游
  • 数码
  • 影视
  • 业界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